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大学刑法课2013】(第三十四章)

作者:rescueme 字数:9138 链接:thread-9134890-1-1.

【大学刑法课】(三十四)

经过那个浪漫的圣诞节,原本我以为能跟陈湘宜老师一起跨年的,没想到老 师竟然说她身体不舒服,婉拒了班上同学的邀约,说要自己待在宿舍迎接新的一 年的到来,让何心瑜她们感到好失望,不过老师都这麼说了,她们也只能祝老师 身体赶快好转。

12月31号晚上,多数同学都返乡跨年了,像何心瑜、苏蓓君是台北人, 当然都聚在看得见101烟火的跨年晚会,和好几十万人、甚至百万人一起享受 拥挤和欢乐。想到陈老师身体不舒服不能一起去疯,从小到大又那麼寂寞,一定 很少有机会享受正常人的年少轻狂,难过的我也失去了对跨年的期待,只想要老 师赶快恢复健康,最好还能够给我几个迴旋踢证明她康复了。

随手翻了翻报纸地方版,蛤?嘉义的跨年邀请到写信呛郑捷的中二屁孩谢和 弦、计程车屠夫Makiyo 靠,要跟这些人一起跨年我还不如在家裡打手枪 比较有趣!在家裡打手枪又不如去探望看看陈老师身体还好吗,需不需要帮她跑 腿什麼的。

不,绝对不是因为跨年很无聊我才想起陈湘宜老师,应该说是我给自己一个 去找她的理由,毕竟这麼频繁地去找自己的大学教授已经超出合理的範围;不过 我身为她的学生助理,听到她身体不舒服去看一下也是很合理的吧?啊啊啊,不 管啦,我就是想见她一面,哪裡需要什麼理由!

看到老师宿舍内的灯是亮着,大概还没睡,我才鼓起勇气按了老师宿舍的门 铃。

门铃响後经过一分多锺,老师才面无血色地来应门,一看到我,有点惊讶地 身体震了震,然後关上门,过了半响,才又把门打开,看得出整理过了浏海,然 後勉强挤出一个微笑。

天啊,老师您是怎麼了,脸色比月经来时更难看!

【老师,您还好吗?】我心疼地问着,眼前这个美女就像红楼梦中的林黛玉, 好像随时就会被风吹倒的柔弱,但是五官却又那麼精緻,让人好想一把将她拥入 怀裡.

【还OK。坐。】老师穿着全套蓝色的运动服,面无表情地招呼着我入内, 然後打开电视随手转着各台的跨年直播。

【您是感冒吗?要不要我去买薑汤?】现在的我真心想帮老师跑腿,不会再 在心中臭骂她虐待我什麼的,只希望她赶快恢复活力。

【不用,我只是配合陈香仪的小小人体实验,我有吃一些药。】她说完就懒 懒地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但是我知道她根本没有投入在电视,她只是礼貌性地 陪着我,其实身体非常不舒服。

可恶的陈香仪,自己身为医学博士,竟然拿自己的双胞胎姊姊以身试药,寒 假妳回来如果我没有插到妳屁眼开花,我就不是上海市人民政府秘书长!(本来 就不是,只是同名而已。)

看到我义愤填膺的表情,老师大概知道我在想什麼,慢慢地把笔记型电脑打 开,播放起了鬼片【贞子3D】,不对,不是鬼片,我看到萤幕前有个头垂下、 看不到脸的女性,还以为是贞子咧,原来是连上视讯通話。

萤幕前的女子挣扎了好久,好不容易才从床上凌乱的被窝中把头抬起来,蓬 鬆的乱髮,无神的眼睛,凹陷的双颊和眼眶,我看了好久才认出这竟然是陈香仪 啊!

【妹,妳还好吗?】对比老师的状况,老师还有个人样,萤幕裏的陈香仪却 已经是半隻鬼了。

【嗯,刚刚那是屌平姊夫吗?】她虽然一副憔悴到快挂掉的样子,却还是打 起精神开了我一个小玩笑。

【师妹,妳要保重啊!】我从镜头外闪身进来,对她的身体状况感到担忧。

【妹,妳先休息,新年快乐,我再跟小平解释。】说完老师马上结束通話, 不让陈香仪的身体再承受多餘的负担。

【我们姐妹虽然拥有天生的高智商和美丽出众的外表,却也有一些与生俱来 的罕见疾病,当初陈香仪攻读医学博士就是希望总有一天能把我们从这些折磨中 解脱,同时也造福其他类似患者。】老师虽然病懨懨的,却还是要强调自己很漂 亮;算了,这次就不吐槽妳了。

我还没从震惊的心情中回复,老师喝了口水接着道:【有些小病发作时,就 像她这样。】靠北,她那还叫做小病喔,她明明都去掉半条命了。虽然陈香仪有 时很白目,我却也为她感到心疼,毕竟一夜夫妻百日恩,我们至少也有将近一年 的恩情在了。

老师问道:【你知道实验要分实验组和对照组吧?】我点了点头。

【我们这次的实验组就是我,我们这次几乎同时病发,但我有吃她研发的药, 所以身体还好。身为对照组的她,就只能打起精神勉强对抗这次的病魔侵袭了, 不过你放心,我们从小到大也才发病过不到十次。】哇咧,我哪放得下心啊,想 到她们曾经被这种疾病折磨到不成人样,对照以往健康过头的老师形象,我真的 感到非常怜惜。原来是我错怪陈香仪了,老师说她有吃药,我本来以为是陈香仪 灌老师药她才不舒服,原来是说已经吃过药所以比较舒服一点了。

【那这到底是什麼病啊?】我很好奇是什麼病的发病週期那麼大,却从没听 过类似病情。

【我们也还不知道。】老师苦笑着回答。

【陈香仪是有说以後她研究出结果後要命名叫作GraceChen症候群 啦。】老师接着说。

【那老师您也有在其他疾病发作时当对照组的时候吗!?】我关心地问。

【嗯。】老师给我一个寓意深长的微笑,後来我才知道,那对她的人生有多 大的意义。

哇,陈香仪妳最好赶快给我好起来,然後赶快研究出能够让妳们两姐妹从此 活蹦乱跳的灵药,妳以前白目的一切我都可以忘记,只希望妳们两个从此身体健 健康康,不要再让老师当什麼不吃药的对照组了。

【那老师我不打扰了,小的先跪安了。】

听到我要告辞,老师善解人意地道:【你也不用急着走,可以等到电视跨完 年再回去。】毕竟对我们这种年纪的小鬼头来说,跨年的意义非凡,但现在的我 真的只想老师多多休息。

【老师您有跨年过吗?】看着墙上晚上11点左右的挂锺,我想到的还是这 件事。

【没有耶,好玩吗?】老师左手枕着头,右手抱着抱枕,懒洋洋地侧身问我。

【我高一时曾经北上跨年过一次,还蛮好玩的,整个晚会周边都塞车塞到一 个很夸张的地步,我走了好久才走到晚会现场;走累了就走上路边塞车塞住的公 车,跟司机打声招呼,也不用投钱,就坐着休息,休息够了再下车,过程中公车 完全塞到动不了。】老师津津有味地听着。

【在晚会现场,会被人潮一直推挤,不用自己动脚走,就会一直被自动推到 舞台前!】我站了起来用夸张的肢体动作模拟当初的景况,老师眼角瞥了我一眼, 嘴角微微上扬。

【老师,您真的要去一次,敲好玩的啊!】看到我露出18岁男生应该有的 稚气,老师先是彷彿慈祥的母亲般地微笑看着我,然後又悵然若失地低下了头。

等到她再度打起精神面对我时,我已经用最快的速度衝进她的卧室,凭着我 上次的记忆,把我需要的东西都搬了出来。

【小平子,你幹嘛?】不管太后的疑问,我自顾自地完成我想做的佈置。

【我们在这裡跨年!】我把老师卧室裡的布偶娃娃全都搬了出来,放满了沙 发上和茶几。

【猴子,你马子正就跩上天啦?有我女朋友漂亮吗?】我右手抓起老师的手 腕,左手推了一下六福村的那两隻玩偶中的公猴子,一副小混混的挑衅表情,要 他看看在我身边的陈湘宜老师,是不是个超级正妹。

【熊熊,你别太白目喔,一直挤一直挤,撞到我了啦!混哪裡的?我表哥认 识阿拉斯加首府安哥拉治的带头棕熊老大喔。】然後我又转身推了背後的熊熊布 偶一下,用食指戳戳了戳他的胸口。

【小猪,你现在是怎样,台北市市长候选人是你们帝宝那挂的就了不起啦?】 无辜的小猪也被我波及。

然後我又跑到茶几上抓起无嘴猫KITTY布偶的领口:【讲話啊妳,长得 可爱就跩上天啦?】

看到我忙个不停挑衅了整圈布偶一轮後,老师原本因为不舒服而微微皱着的 眉头才舒缓了开来,露出无可奈何、受不了我的微笑。

看到老师巧笑倩兮的微笑,我心中突然有了一个衝动,压根忘了面前的人是 传说中一学期当掉班上3分之1学生的大刀老师,顺我者生、逆我者亡的魔女; 我竟然衝了过去,趁老师还在半搞笑地双手护住胸部,微皱起眉头,嘴角却忍俊 不住上扬的瞬间,就把老师扛了起来,让老师双腿夹住我的脖子,像爸爸扛起女 儿般地架起老师高挑的身材,老师的头也几乎要撞上天花板了。

【这样看得到前面舞台了吗?】我还是继续模拟跨年晚会的场景,在布偶间 穿梭着,冷不防地碰倒了小猪玩偶,我还搞笑地过去补上两脚:【市长了不起啊!】 逗得老师哈哈大笑。

老师本来有点抗拒地挣扎着想要下来,但经过几秒锺,竟然爱上这样的视野 和感觉,双手抱着我的头,胯下和我的脖子紧紧贴近,很享受地看着平凡无奇的 电视内容,却假装是在跨年晚会现场般地投入。

【老师,有我和这麼多人在这陪您跨年,够意思了吧。】因为把老师逗笑了, 我得意地双手插腰一副很了不起的样子。

【嗯。】老师和我都静静地欣赏着电视裡的五月天。

【以前我好喜欢他们,投共後我就不喜欢了。】老师突然诉说起了少女的情 事,还模仿阿信的破锣嗓子:【我~ 有我的路~ 有我的梦~ 梦中的那个世界~ 甘 讲伊是一场空~ 我~ 走过的路~ 只有希望~ 希望你我讲过的話~ 放在心肝内~ 总 有一天 】每次听到老师讲台语都有一股新奇感,何况这次还唱起了五月天的【 憨人】,真希望这世界上多点埋头苦幹的憨人,少一些奸巧钻缝的无耻小人。

【放我下来。】我小心翼翼地让老师从离开地球表面两公尺多的高空回到宿 舍地板,结束短暂的温柔拥抱。为什麼我会那麼衝动地跑来帮老师终结孤单,带 老师进入我的疯狂世界,是因为生命有一种绝对,有些事现在不做一辈子都不会 做了。而我知道,看着老师纯真的表情,我相信这是爱情的模样,我明白我将会 心中无别人地倔强守护老师的星空,爱情万岁!

【小平,谢谢你。】老师背对着我,抓起我的双手,轻轻环绕在她的腰际。

【谁准你抱我的!】老师故作惊讶地回过头来看着我,身体却完全没有挣扎 的动作。幹,明明就是她自己要当间接正犯的。

【既然我生病反抗不了,我就勉为其难让你抱一下好了,阻却你强制罪违反 意愿的主观构成要件。】然後老师就傲娇地坐在我大腿上,双手放在我的手上, 静静地让我抱着,一起分享电视中全台各地跨年的盛况。

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现在我和老师却同时拥有 孤单和狂欢的美好,沉溺在两个人的温馨世界。

我闻着老师的少女馨香,看着老师纯洁如白玉般的颈项,双手安分地放在老 师平坦结实的小腹上,我突然感到一丝诡譎,就好像小时候课本上写的共产党【 悄悄坐大】。靠北靠北,这麼温馨的气氛,小小平你最好给我乖一点,我拼命地 想用意志力制止胯下这不会看脸色发威的凶器,不过就像淮海战役後的趋势,清 廉爱民的国民党军,还是莫名奇妙地被共产党杀得丢兵弃甲,幹他妈的我还是勃 起了啊!

感受到屁股下突然多出一根棒状物,老师有点怪罪我破坏气氛地回头白了我 一眼,然後调整了一下坐姿,让我的阴茎隔着牛仔裤躺平,嵌入老师的股间。

老师缓缓地前後挪动着屁股的位置,用屁缝轻轻地磨蹭着我的小小平,为我 带来了难以言喻的快感,而我从背後看得出老师的呼吸也变得稍微急促了起来, 到後来我轻拥着老师的双手也轻轻使着力,巧妙地让老师一路从股间到阴阜都受 到我胀大的阴茎隔着裤子的摩擦抚弄。

这样磨蹭了一阵子,我发现我的牛仔裤拉鍊不知道是摩擦的缘故还是偷偷被 某人拉下,我勃起的阴茎竟然已经缓缓挣脱内裤的洞洞,像罗纳度运球般神奇地 连过两关,从牛仔裤拉鍊中露了出来!

才刚惊觉自己的失态,刚在想说要怎麼找台阶下,却赫然发现,靠夭啊,老 师的运动长裤也是,随着她腰肢的缓缓律动,蓝色长裤也和内裤一起渐渐滑下, 已经露出半颗白皙的屁股和股沟了。

【奇怪,怎麼坐都不舒服,你的大腿是瑕疵品。】幹,不爽坐可以下去啊! 老师故意嫌弃我的大腿,藉此不断滑动她的身体,直到她的运动长裤滑落到露出 整个屁股,而我胀大的龟头也慢慢靠近她的下体,最後马眼捱近她的桃源洞口, 就像我第一次在课堂上射精的情形一样。

我的龟头前端可以感受到老师阴道口的溼滑,但是老师却浑然不觉,嘴裡还 是不断嫌弃我的大腿坐起来不舒服,却完全没有要起身或拉起裤子的意思,只是 不断地藉由调整坐姿的名义磨蹭着我的老二,不断用大阴唇夹住我的阴茎前後按 摩,直到我阴茎中段都沾满老师分泌出的淫液。

就在我阴茎的快感逐渐升高的过程中,一个更大的快感又突然袭来,我的龟 头前端已经陷入老师柔软的器官开口,老师也还是抱怨着不好坐不好坐,然後就 让我的龟头插入了她的体内,顶开一层层的潮湿嫩肉,直入她温暖的深处。

【我有说你可以跟我性交吗!】老师突然转头,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靠北,我看明明就是她主动把我小鸡鸡塞进她小穴的,怎麼现在突然抓狂。

【你知道邵燕玲吗?】咦?怎麼突然问起这个人,我知道啊,之前被马英九 总统提名大法官,却因为某个争议案件被抨击,最後不了了之的最高法院刑事庭 庭长啊。

【她曾经将一件性侵三岁女童的案件,以不违反女童意愿为由,将案件发回 更审。因为刑法222条第二款的加重强制性交罪规定对14岁以下男女犯之者, 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刑法227条第一项则规定对於未满14岁之男女为【合 意性交】者,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所以她要确定加害人有没有违反女 童意愿。事实上我认为她着重的点没有错,因为刑法拟制未满14岁以下男女对 於性自主的观念模糊,所以即使合意性交也要求处重刑,也就是俗称的準强姦罪。 你想想,合意性交还判那麼重,是不是已经恶化行为人地位了,当然如果是强制 的就更重。所以,既然我们已经拟制14岁以下男女的性自主权需要保护,那对 於他是不是强制性交本来就该更严格检视。可惜当初以人废言,这个案件被沦为 政治操作。】喔喔,所以简单说,除了刑度上的差别─当初那傢伙即使没有违背 女童意愿,也本来就会被求处重刑了;更是在於适用222条或227条的差别 ─违反意愿会罚得更重!所以其实邵燕玲在这个案件的意见,符合刑法严格审查 的精神,其实并不是那麼接近俗称恐龙法官的判决。

【所以我也不算强制性交或趁机性交囉。】看着老师【夭鬼假细礼】(台语 :饿鬼假客气)的抗辩,腰肢还不断扭动的傲娇神态,我也很配合地丢出这一句。

【哼,你还是算犯罪,不管是不是违反意愿─227条第一项,人家还未满 14岁。】老师双手食指指着自己的酒窝,娇嗔地说着。靠,这大我7岁的欧巴 桑竟然给我装可爱了起来。

啊啊啊,不行了啊。一开始看到老师林黛玉般的病气属性,後来又看到她比 较有精神的巧笑倩兮,现在又完全就是个小女生般的装可爱,我真想插爆她啊!

於是我抱紧老师的小屁屁,让我已经在她体内的阴茎上下肆虐,但是我没有 插太深,因为我最近才知道女生的阴道只在前端有神经分布,插太深不一定会有 快感,所以我轻轻地让老师的屁屁上下律动,只把我的龟头完整含入再插进几公 分,随即又让阴茎退出阴道直到剩下龟头还在老师身体内。

老师双脚踩在沙发上,运动长裤和内裤已经滑落到膝间,双腿大致上是併拢, 却又有点跨蹲的姿势,配合我的动作,控制我的龟头只在她阴道的前端抽插,但 是这样就已经带来至高无上的快感,没几下就隐约听见从她阴道裡传出的淫水声。

老师撅高的屁股就在我双手辅助下上上下下摆动,雏菊般的可爱屁眼就在我 眼前,暗红色的縐褶点缀了这个淫靡的画面;屁眼之下,她的小阴唇则不断地随 着我的抽插而翻进翻出,老师的下体附近一下子就变成黏糊糊的,湿润的嫩肉淫 荡地反射光线,满足了我视觉上的享受。

到後来我的双手已经不需要帮助,老师自己主动运用腰力在幹着我的龟头, 却又深知这又是一次禁忌的交媾,虽然忍不住快感的刺激而动作激烈,嘴裡却忍 着不发出一声娇喘与闷哼。我在此时把双手从背後袭上了老师的酥胸,隔着运动 外套抚摸着老师的胸部,赫然发现老师好像快要就寝了,所以没带胸罩,於是便 贪婪地以食指探索老师乳头的正确位置,然後隔着运动外套和裡面的T恤搓揉起 老师的小巧蓓蕾。

上下一起夹攻之下,老师总算有点鬆口,闷哼了几下,但随即又抿紧嘴唇假 装欣赏电视画面,下半身却狂乱地与我交欢着。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经过,我惊觉难道要这样跨年,跟自己的大学教授在她的 宿舍做爱迎接新的一年!?这真是前所未闻的疯狂举动!

正当我沉溺在矛盾与欣喜交杂的情绪时,老师放在桌上的手机竟然在11点 58分响起了!

看了看是谁打来的,显示是何心瑜。一定是想要跟老师一起隔空电話跨年吧, 毕竟她改邪归正後,已经变成一个处处为他人着想的贴心小孩。

【别接。】老师丝毫没停下胯下的动作,继续主动幹着我。

但是我邪恶的念头又油然升起,我竟然主动拿起老师的智慧型手机,滑了几 下,接通了这通视讯通話!

老师转头瞪了我一眼,随即停下了腰肢的摆动,把电話拿到非常接近她脸蛋 的距离,若无其事地和何心瑜对話,这样一来,因为老师的上半身衣着是完整的, 我又躲在老师背後,何心瑜只看得到老师的脸,竟然没有发现她的大学刑法教授 正被她的男学生在背後伺候着!

【老师,还没睡啊!】何心瑜开心地笑着,但也听得出来周围非常吵杂拥挤。

【嗯。妳在跨年晚会吗?】老师故作镇静地应答着。

【对啊。】她说完马上又听到苏蓓君兴奋的声音:【我们北部的同学一起约 来跨年,也一起想起了我们心爱的导师。老师,请您跟我们一起倒数!】

她们贴心的举动让老师非常感动,但是趁她们讲話的时候,我又开始缓缓地 抬起老师的屁屁,让我的龟头在她体内享受无上的快感。

【谢、谢谢妳们。】老师被我偷偷插地讲起話来含糊不清,对面的同学们连 忙关心地问:【老师身体还好吗?连声音都怪怪的。】

【没事,身体不舒服,加上刚刚家裡养的小狗调皮,有点累。】幹,竟敢说 我是狗。既然跟我宣战,我就不客气了,我又偷偷用力捅了老师花心几下。

【老师,您真的还好吗?您的脸好红。】何心瑜心疼地问。【没关係的,有 点发烧而已。】我看妳是有点发骚吧,科科。

【老师您身体怎麼晃了一下?】死了,插太大力,老师的脸好像有点出镜了。

【没、没事啦。】老师一方面应对她们,一方面又要忍耐我的狎弄。

【倒数完就赶快休息了嘿。】苏蓓君又入镜来叮嚀老师,她比较有性交的经 验,希望她没看出来老师现在正在被我幹着。

【老师,您有跟小平连络吗?那个王八没带手机,找不到他。他有没有祝您 新年快乐?】啊,刚刚急着出门来看老师,忘记带手机了,难怪她们说找不到我。

【没有耶,那个、王、八、阿、宅、现在大概在家裡打手枪跨年吧?】老师 故意加重音贬低我的人格,触犯了公然侮辱罪!其实我不是打手枪,是在幹陈湘 宜老师,等等我还要在她体内放出祝贺新年的精液烟火哟!

【哈哈哈哈。】这几个八婆在我背後(应该说是面前)说起我的坏話,还笑 得东倒西歪,可恶啊啊啊,总有一天我要插翻妳们一轮!(其实除了何心瑜还是 处女,其他人我也差不多都快插过了。)

冷不防地,电视上也好,手机裡也罢,同时传来了【10、9、8】的群众 倒数声音,老师也很配合地和何心瑜她们一起倒数,不倒数还好,一倒数我就想 要在倒数结束的瞬间在老师体内射精,以迎接充满希望的新的一年!

幸好在倒数阶段大家都没在看手机萤幕了,而是紧盯着101大楼即将喷出 的烟火,当然也注意不到其实现在陈湘宜老师已经被我高频率的抽插插得娇喘连 连、身体晃动不已,也不知道我邪恶的精液也即将在她们敬重的老师体内随着倒 数而喷发了!

【3、2、1!】终於我调整自己在倒数结束的瞬间準时爆发,下体用力地 由下往上顶着老师,龟头深陷在老师子宫内爆发,喷出浓浓的、充满慾望的精液, 彷彿呼应101全栋喷出的华丽焰火一样,我也在老师的阴道内喷出只属於我俩 的白色焰火。

老师被我的精液一烫,竟然也几乎同时达到了高潮,忍不住闷哼了一声,身 体也颤动了一下,脸上也更红了。眼尖的何心瑜一边观赏101烟火,一边发现 老师的异样,才刚要问老师的情况,老师也急中生智上下晃动着屁股,就像电视 转播裡原地开心跳动的人群身体一样,嘴裏还发出【YaYaYa】的欢呼声。 除了我以外,没人知道其实她正被学生幹着。只是这样一来我就更爽了,才刚想 要好好回味刚刚背着同学偷偷摸摸内射老师的快感,老师又自己上下摆动了几下 屁股,把我殘餘的精液几乎挤得一滴不剩。

呵呵,想到老师脸上故作开心地上下跳着,其实下半身刚达到高潮,明明还 被我硕大的阳具插着,却还要在学生面前隐忍着下体的兴奋与爽快,这股变态的 快感真的是到死我都会记得。

【老师新年快乐!老师赶快休息!老师再见!】在一群八婆的关心中,老师 渡过难忘的跨年夜。从来没跨年过,寂寞的她,竟然被学生抽插着,一边被内射、 一边高潮、一边跨年,还隔着电話被人欣赏她达到高潮却不能大胆享受的媚态, 相信老师会爱上跨年的气氛的。

一挂上电話,老师马上板着晚娘脸,在性器依旧保持接合的状态下,整个身 体转了过来。由於老师的阴道很紧,这一转身把我的阴茎像挤毛巾般地狠狠扭了 一下,又喷出阴囊内仅存的液体,这充满诱惑的身体总有一天一定会让我精尽人 亡的,我想。

看到老师好像生气了的脸,我才刚要解释,老师竟然吻了上来,也不顾我已 经射精了,竟然还贪得无厌地缓缓扭动着身体,好像还要硬生生地榨出我身体上 下所有的汁液。

天啊,还没从射精的餘韵恢复,老师就与我忘情地热吻,加上这次是面对面 地与老师交媾,兴奋的感觉又往上提升,我的阴茎都还没滑出老师的阴道,竟然 就直接在老师体内又变硬了,把我刚射进老师小穴的精液又全部挤了出来,从我 和老师的性器接合处溢出大量的白浊液体。

这一次老师像是要教训我般地努力摆动自己的屁股,把我的头抱在她怀裡, 屁股则和我的大腿【啪啪】地撞击作响,也喷溅出不少淫水和精液,让沙发沾染 上了我们的味道。

终於在老师不知道第七次还是第八次高潮中,我又在老师子宫内射出本日第 二发,然後紧紧抱着老师刚刚明明还稍微不太舒服(?)的娇躯,让我的阴茎这 一次能够完全享受射精後的餘韵,缓缓从挺硬变得瘫软,然後被老师紧窄的阴道 挤出。

【老师,今天安全吗?】看着老师阴道口流出的大量精液,我算了一下,今 天再怎样都不是安全日,我却内射了老师两次,不禁担心地问。

【吃了陈香仪那种药之後,会有暂时无法受孕的副作用,今天安全。】老师 紧紧抱着我的头,让我俩的身体在1月的寒冬紧紧记得彼此的温暖。

直到我俩的体液逐渐变得冰冷,给我们下体和大腿带来不适感,我这才把老 师从侧面一把抱起,任由老师的小穴一路滴着精液,把老师抱到浴室裡和老师洗 起鸳鸯浴,就像上次夜唱回来那样。

在不知道为什麼师生又做了两次爱,略微尷尬的气氛下,我和老师不发一语, 却细心地为彼此把身体洗了干净,然後紧捱着身体,共用一条浴巾包裹起我俩, 关上电视和灯光後就钻进了被窝。

老师在被窝裡转了过去,轻声道:【抱着我。】我也乖乖地双手环绕着老师 纤瘦的腰肢,老师这才发出淘气小女孩般的【科科】傻笑声,不过她的笑声比较 特别,不是常听到的【KeKe】,竟然是带着大量气音的【KiKi】,真是 太可爱了!

不过妳也太会睡了吧!竟然不到一分锺就失去意识了,亏我还想跟老师聊聊! 现在我只能轻轻拥着老师,胸膛紧靠在老师光滑的背部,回忆着我和老师的一切, 然後聆听享受着老师轻轻而均匀的呼吸声,直到我也在幸福的氛围中入眠。  >]

fywzqaz@126.com